宠婚似火:娇妻,好孕到! / 娇生孕妻:豪门首席甜甜爱

10287
发表时间:2019-04-17 12:55作者:淡月新凉



第一章.png



江城,金悦酒店。

黎浅坐在25楼的餐厅里,等着她的相亲对象的到来。

今天是黎家另一个女儿、黎浅的姐姐黎汐出嫁的好日子,家里所有人都在另一家酒店,正祝福着黎家大小姐幸福美满的婚姻。

很讽刺,黎家大小姐嫁给宛城颇有声望的程家最英俊杰出的儿子,而她这个二小姐却在同一时间被安排和一个离异男人相亲。

没办法,谁让别人是名正言顺的黎家大小姐,而她黎浅不过是一个声名狼藉的私生女,连出席婚宴的资格都没有,唯恐脏了那一双新人神圣的殿堂。

黎浅抬眸,一个侍者正领着一个大腹便便,头顶锃光瓦亮的矮个老男人走进来,径直走向她所在的方向。

尽管一早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黎浅看见那个男人的时候,眼眉还是控制不住地跳了跳。

有那么一瞬间,黎浅觉得自己好像在演喜剧,差点就笑场了。

男人却在看见黎浅的瞬间,眼睛都亮了起来。

“黎浅小姐,你好,我是张北川。”那男人直接在黎浅对面坐下来,毫不掩饰地将黎浅上下打量了一番,眼神更亮了,“黎浅小姐可真漂亮。”

黎浅为了让自己不笑场,整个人坐得笔直,看上去格外优雅端庄,听见这男人的夸奖也只是微微一笑,“谢谢张总夸奖。”

张北川却只是看着黎浅笑,大概真的是满意到极点,看黎浅竟看得有些痴了。

“张总?”黎浅微微偏了头,试探性地喊了他一声。

张北川“嗯嗯”了两声,却并没有回过神来。

黎浅的手悄然伸到桌下,用力掐着自己的大腿,提醒自己不要笑场,面上却依旧是从容微笑的。她端起水杯来,优雅地小口喝水。

张北川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突然回过神来,说:“我对黎小姐非常满意。不知道黎小姐的父母什么时候可以坐下来谈谈婚事?或者黎小姐自己有什么要求,也可以提出来。房子、车子,我都会满足你。”

黎浅听了,一面强忍笑意,一面在心里叹息。

家里人为她张罗这场相亲,据说是尽心尽力、百里挑一的人选,还说什么不满意也没关系,只当认识一个新朋友也行,却原来早就把她彻彻底底地卖了。

轻轻捏着自己的下巴,黎浅缓缓道:“飞机可以么?”

“当然可以!”张北川立刻道,“你要,我立刻让人从国外订一架回来。”

黎浅终于还是绷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黎浅结束相亲回到黎家别墅的时候,大宅里空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

她甩掉高跟鞋,走到酒柜旁边,给自己倒了杯威士忌,一饮而尽之后才转身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倒在了床上。

黎浅睡的很不安稳,梦里她最好的朋友站在她面前,满目愤怒与绝望,指着她骂道:“黎浅,你不要脸!”

曾经最亲切和睦的同学朋友三三两两地站在她面前,对着她指手划脚,”就是她,黎浅,原来是个私生女,果然是基因决定物种,不要脸,跟好多男人都有关系……”

“黎浅!黎浅!”

昏昏沉沉中不知道睡了多久,黎浅忽然听见有人在怒气冲冲地喊自己的名字,刚醒过来坐起身,她房间的门就被“砰”地推开了。

进来的人是黎夫人宋琳玉,她爸爸黎仲文的妻子,素日里格外优雅端庄的一个人,此刻此刻却因为愤怒而气到面容扭曲。

“黎浅!”宋琳玉一下子冲到黎浅床前,抬起手就给了黎浅一个巴掌,气急败坏地指责,“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得罪张总?”

那一巴掌不算重,却还是打得黎浅有些晕,她皱着眉头想,才演完喜剧,这么快就改演家庭伦理剧了?

“你知不知道张总有多少身家?你知不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找人搭上张总这条线?”宋琳玉呼吸又快又沉重,鼻翼不断地扩张,那张泛着油光有些脱妆的脸在灯光下显得格外狰狞,“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你不知道?还瞧不上张总?那你瞧得上谁?还有谁能瞧得上你,一个野种?”



第二章.png



“琳玉!”她话音刚落,黎仲文大步走了进来,一把拉住她,“有话好好说你动什么手?”

“我动手怎么了?”宋琳玉挣开丈夫,“她自己犯贱,就怨不得被打!”

黎浅平静地看着他们,终于掀开被子下了床,亭亭站在两人面前,微微一笑,“阿姨不是说叫我去相亲吗?相亲当然有成功有失败,我不过是拒绝了张总而已,怎么就值得阿姨发这么大的火?”

“拒绝?你凭什么拒绝?”宋琳玉再度开口,“你吃我们黎家的用我们黎家的,我不计较你的身份把你养到这么大,让你嫁谁你就要嫁谁!你有什么资格拒绝?”

黎浅听了,勾了勾嘴角,眼神有些冷了下来。

“浅浅。”黎仲文也终于对她开口,“你太任性了,有什么话可以回来跟我们商量了再说,怎么能当场拒绝张总这么不礼貌?”

黎浅听了,目光缓缓移到黎仲文脸上,“爸爸的意思也是要我乖乖嫁给那位张总?”

“张总身家丰厚,而且他很喜欢你。你那么不礼貌地拒绝了他,他也不介意。”黎仲文缓缓说道,“浅浅,有些事情不能只看表面,你嫁给张总,他一定会很疼你的。”

黎浅听完,揉了揉自己的耳朵,轻笑起来。

真是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宋琳玉看着她这副娇娇美美的样子就来气,“你不想嫁给张总?也行!我们黎家从小把你养大,你拿五千万回来,随你嫁给谁!”

五千万。

黎浅听到这个数字,心里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难怪宋琳玉气急败坏成这样,原来她拒绝张总,就等于拒绝了五千万?

的确,五千万对于现在的黎家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黎氏企业因为接连几个重要项目投资失利,陷入岌岌可危的境地,正面临着破产的危机。黎家仅剩的资本,便是两个以美貌著称的女儿!

虽然大小姐黎汐如愿嫁进了江城巨富程家,解了黎氏一丝燃眉之急,然而黎氏依旧需要大笔资金周转,这主意自然而然地就打到了黎浅身上。

“你拿不出五千万,张总那边,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黎浅听了,缓缓抬起头来看向黎仲文,唇畔笑意嫣然,“在爸爸心里,我就只值五千万么?”

黎仲文被她问得一愣,“浅浅……”

黎浅却已经又看向别处,拨了拨长发,漫不经心地开口:“两亿和五千万,爸爸选哪个?”

黎仲文夫妇顿时更加怔忡,宋琳玉回过神来,立刻就冷嘲热讽起来,“黎浅,你在做什么白日梦?你知不知道你自己的身份?全城的人都知道你是个野种!长得再漂亮你也是个野种!会有好人家看得上你,还会给你两亿?”

“哦。”黎浅唇角上翘,精致的眼眉间都带了笑,“我是野种,那爸爸是什么呢?”

“你——”宋琳玉登时勃然大怒,“你岂止是野种!你还是个烂货!被人用完就甩,甩完又甩的烂货!”

“琳玉!”黎仲文眼见她近乎失控地口不择言,终究是抬起手来,重重打了她一个耳光。

宋琳玉被那一下打得有些懵,只是瞪大了眼睛看着黎仲文。

黎浅见到这幅情形,脸上却仍旧是浅浅含笑的模样,看着宋琳玉,缓缓道:“三个月后,我给爸爸两亿!”



第三章.png



第二天傍晚,接到好友宋衍打过来的电话时,黎浅才从一场绵长的午睡中醒过来。

挂掉电话,她才掀开被子下床,开始洗脸化妆。

黎浅下楼的时候,正好遇上刚刚从外面回来的宋琳玉。

宋琳玉看到她,先是一愣,目光随后淬了毒。

今天的黎浅跟平常很不同。

平常总是红唇妖冶、长发披肩,时时刻刻展现出万种风情的女人,这会儿却化着极其清淡的妆容,长发束起,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穿着平底鞋牛仔裤,上面一件宽大的军绿色棉服外套,像是还没毕业的女学生。

宋琳玉看着她冷笑,“哟,打扮成这个模样,是要去嫁给谁啊?你以为你穿成这样就会变成好人家的姑娘了?”

黎浅听了,笑容却蓦地明媚起来,“我又没有嫌弃过黎家是不正当的人家,阿姨何必说这样的话呢?”

说完,黎浅转身就走出了家门,只留下气得面色铁青的宋琳玉,恨得咬牙切齿。

黎浅驾车前往宋衍工作的会所“四季”,晚高峰还没过,整个城市堵得一塌糊涂,黎浅也不心急,随着庞大的车流龟速移动,终于在一个多小时后出了城。

“四季”在城郊,虽然路程稍远,然而山水园林,却是城中名流趋之若鹜的地方。

出了城,道路通畅起来,黎浅的目光却已经被对面一辆来车的灯光吸引。

黎浅的车开着远光灯,对面那辆车接连闪了她好几次,提醒她转为近灯。

黎浅恍若未觉,却仿佛被那辆车闪疼了眼睛,忍不住缓缓闭上了眼。

几秒钟过后,“砰”的一声巨响——

撞车。

黎浅那辆小高尔夫,不轻不重地撞到了对面来车身上。

黎浅没有系安全带,头一下子磕在方向盘上,顿时就擦破了皮。

恍惚之间,她抬起头,看到近在眼前的那辆车——

黑色慕尚,车牌1959。

是他。

“真是见鬼!”

黑色的慕尚车后排坐着两个人,其中傅西城一见这情形,控制不住地就蹙了眉,“刚出来就撞车,你这什么运势?”

他身旁那人没有说话,司机却赶忙下了车,去查看对方车里的情形。

黎浅静坐在车里,看着对面的司机匆匆而来,敲着她的车门问:“小姐,你没事吧?”

她这才抬起头来,看了那司机一眼,随后推门下了车。

那司机不知道她要做什么,连忙跟在她身侧。

黎浅从自己的车尾绕过,来到了自己的车身前。

车子的大灯依旧亮着,她就站在车头,微微弯下腰来查看着两车相撞的情形,侧影逆着灯光,却连每一根发丝都被清晰勾勒,映出动人心魄的一幅剪影。

慕尚车内的空气蓦地凝滞了片刻,傅西城盯着那个绝美的剪影,再度开了口:“哟,侧影杀手啊!”

身畔那人眸光凝聚,淡淡流转,未置一词。

那位侧影杀手却很快站起身来,走出灯光范围,跟司机说起了什么。

傅西城刚好靠这边车窗,昏暗的路灯之下,他这才看清那女人的面容,忽然怔了怔,脱口而出:“是她?”

身旁那人闻言,顺着他的目光一看,只是问:“认识的?”

“呵呵。”傅西城忽然就意味深长地笑了两声,“江城鼎鼎有名的大美人啊,裙下之群无数……对了,你那个不成器的堂弟陆绍谦也是其中之一。你刚回国,应该还没听说过吧?”

傅西城说完,忍不住点了支烟,“啪嗒”一声,打火机火光跳跃,映出身旁那人英俊卓然的容颜,却正是近日刚刚回国的、陆氏家族首席继承人——陆天擎。

傅西城这边刚刚点燃烟放下车窗,那边司机忽然就走了过来,“陆先生,那位小姐说要报警处理。”

陆天擎听了,还没开口,傅西城忽然笑出声来,“这谁的责任啊?还好意思提出报警来了。”

“是我的责任居多。”黎浅婉转俏俐的声音传了过来,“该担的责任我不会逃避。可您这辆是豪车,责任不小,还是等警察来把责任划分清楚得好。”

说话间,黎浅已经走到车窗边,在看见傅西城的瞬间怔了片刻,认出他之后,却又很快微笑着打了招呼,“原来是傅先生,真是不好意思,耽误傅先生的时间了。”

“犯不着。”傅西城瞥了她一眼,“也不是我的车,不用向我道歉。”

黎浅的目光这才落到傅西城身旁,隐约可见一身量修长的男人坐在那片阴影里,却看不清模样和神情。

黎浅正暗自思量,那边却忽然传来车门打开的声音,随后竟是那人下了车,隔着车身看向她。

一双琉璃目,温凉平淡,不似当初。

黎浅似乎怔忡了片刻,有些讶然地弯了弯唇角。

“陆……四哥?”她似乎有些不确定,轻声喊道。



第四章.png



这一声“四哥”出来,傅西城和司机都怔住了,而陆天擎安静片刻之后,只是笑了笑,极淡。

他是翩翩世家公子,身上有股与生俱来的矜贵卓然,又有四分之一的德国血统,五官深邃立体,本是十分冷峻的外表,却因为那双褐色琉璃一般的眼眸,又多了两分温和清润的气息。

可是所谓温和清润,也不过是那双眼睛的表象而已。

陆天擎看着黎浅额头上的伤口,缓缓道:“要紧吗?”

黎浅似这才意识到什么一般,抬起头来摸了摸伤口,皱了皱眉之后,却依旧是笑了起来,“应该不要紧的,还是陆四哥的车子重要。”

陆天擎听了,又看了她一眼,随后却看向了司机,“先送黎小姐去医院做检查。”

司机连忙答应着,坐在车里的傅西城一听,也知道陆天擎是不打算计较这次撞车的事情了。

傅西城慢条斯理地从车里走下来,随后给自己的司机拨了个电话,让对方来接。

黎浅顿了顿,没有多推辞,只是冲陆天擎又笑了笑,“谢谢陆四哥。”

陆天擎点了点头,看着司机打开车门,让黎浅坐进了那辆车里。

隔着车窗,黎浅又看向陆天擎,刚好陆天擎的目光也落在她身上,黎浅眼睫微微一垂,稍稍避开他的眼神,却依旧是微笑的模样,“那就改天再向陆四哥道歉和道谢了。”

陆天擎没有说话。

很快,司机带着受了轻伤的黎浅离开了现场,只剩下陆天擎和傅西城两位翩翩公子杵在路边,格外惹人眼目。

傅西城倚着一根路灯杆继续香云吐雾,又瞥了陆天擎一眼,“这一声‘四哥’可真好听啊,可也真贵,就这么喊两声,二三十万没了。”

陆天擎只是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腕表。

傅西城又问:“她怎么认识你的?”

“思唯的同学。”陆天擎声音平淡无波,“以前见过。”

“思唯的同学?”傅西城愣了愣,随后说,“那你可得关心关心你妹妹,让她别跟这样的女人走得太近。”

这样的女人……

陆天擎将这几个字在心底默念了一遍,却沉声反问:“怎样?”

“你出国十年,这中间应该没有再见过她吧?”傅西城嗤笑了一声,“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十年前的小丫头片子出落得真是楚楚动人?”

陆天擎没有回答,傅西城随后又道:“可是你可别被她的外表迷惑了,这位大美人,可是将江城数不清的浪荡子弟玩弄于掌心的人物,长得再漂亮也是白瞎,不是什么清白干净的女人。”

陆天擎听了,缓缓抬眸,目光沉沉掠过先前车子消失的方向,只是淡笑一声。

时隔十年,黎浅又一次见到陆天擎,就是这样的情形,近乎惊鸿一瞥,不过匆匆两句话,就各散了东西。

虽然她喊他一声“四哥”,可也不过是跟着曾经的同窗好友、陆天擎的妹妹陆思唯顺口一喊而已。

十年前,陆天擎二十二岁,大学毕业,已经开始对自己的人生作出详细规划;而那时候的黎浅,不过是一个刚刚小学毕业的丫头,还成日里做着公主的美梦。

这样子的两个人,十年后再见,还能以相识的口吻说话已经是不容易,难不成还要产生什么天雷勾动地火的效果?

这天之后,黎浅在自己的钱包里准备了一张二十万的支票。



第五章.png



第三天是黎家大小姐黎汐和新婚丈夫程嘉熙回门的日子,黎浅一大早就被宋琳玉安排去医院做体检。

她这一去做检查,黎家大小姐的回门宴可就又干净又温馨,不会有任何不和谐的因素了。

黎浅推门而入的瞬间,客厅里几个人都有片刻的怔忡,随后反应各不相同。

她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两个人微微一笑,“姐姐姐夫回来了?”

黎汐随后开口问她:“浅浅,一早上你去哪儿了?”

黎浅这才看向宋琳玉,缓缓笑着说道:“今天约了医生做身体检查,不过我到了医院才发现身份证没带,所以又回来了。阿姨,不用担心,我拿了身份证再去医院。”

宋琳玉面容一僵,还没说话,黎汐已经开了口:“浅浅,今天我跟你姐夫回来,你就别出去了。我们的婚礼你就没来,今天怎么也要一起吃顿饭吧?身体检查,明天再做也不迟呀。”

黎浅听了,只笑不答,看向了宋琳玉。

宋琳玉脸上僵了许久,终于还是开口:“是啊,你姐姐姐夫回门,是应该全家人坐在一起吃饭才对。”

“好。”黎浅轻笑,“我都听阿姨的。”

她在沙发里坐下来,身上厚重的白色羽绒服也没有脱,衬得一张脸格外精致小巧,看得宋琳玉心头一阵火。

程嘉熙却忽然又问黎浅:“我跟你姐姐婚礼那天,你为什么没来?”

“那天啊……”黎浅抬眸又看了宋琳玉一眼,笑得格外愉悦,“我相亲去了。”

“相亲?”程嘉熙顿时就好像来了兴趣,“对方什么人?满意吗?”

黎浅耸了耸肩,“对方年龄有点大……”

“多大?”程嘉熙问。

黎浅漫不经心地绕了绕自己的发尾,回答:“也就大了我二三十年吧……”

话音落,她就忍不住笑出声来,程嘉熙也笑出声来,“你可真逗。”

黎汐靠向程嘉熙怀中,笑着说道:“浅浅就爱胡说八道!”

黎浅只是看着宋琳玉的黑脸笑,“挺逗不是吗?那姐夫你觉得,我找个什么样的才不逗?”

程嘉熙听了,低头看了黎汐一眼,随后才回答黎浅:“浅浅这么漂亮,当然是要找个青年才俊了。”

黎浅摸着耳垂叹息一声:“那可真是太可惜了,我一个青年才俊都不认识呢!”

“你姐夫认识啊。”黎汐笑着说,“回头让你姐夫在圈子里给你物色物色,不如你跟你姐夫说说你的条件?”

“我哪敢提什么条件啊。”黎浅回答,“不过要是姐夫帮我物色,我肯定放心。”

宋琳玉听了,终于忍不住插嘴:“浅浅,你是女孩子,说话注意点。”

黎浅听了,撇了撇嘴,眉目之中不由得流露出一丝委屈。

程嘉熙见状笑着说:“妈,浅浅这样挺坦率可爱的。那这个任务交给我了,刚好过两天圈子里有个小聚会,都是自己朋友,浅浅你也来玩,有看得上眼的跟姐夫说。”

“好啊。”黎浅顿时笑得如沐春风,“谢谢姐夫!”

三日后,城郊兰博山庄。

其中一幢独立别墅的大厅里,一群衣着光鲜的男男女女,打牌的打牌,聊天的聊天,各自活动,好不热闹。

黎汐坐在一群风姿各异的女人中间格外端庄优雅,品酒聊天,偶尔转头跟坐在牌桌上的程嘉熙对视一眼,分外甜蜜。

聚会刚刚开始一个小时,眼下正是氛围最好的时候。

正在这时,大厅沉重的实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发出一阵厚重的声音,吸引了好些道目光。

黎浅就是在这些目光之中走进来的,白色大衣,大波浪的长发,一抹红唇似火,撩人心魄。

她站在门口脱了大衣交给侍者,露出里面一袭惹眼的红色长裙,顿时就成了大厅里最引人注目的一道风景。

原本热闹嘈杂的大厅瞬时就安静了片刻,几乎所有人都看着黎浅娉娉袅袅地走进来,看着程嘉熙和黎汐微微一笑,“姐姐姐夫,抱歉,我来迟了。”


阅读指引:由于版权原因,请打开微信搜一搜,搜索作者授权微信公众号“祥云书漫”,回复书名即可继续阅读


娇生孕妻:豪门首席甜甜爱.png


友情链接:

言情小说吧唯一官方网站。言吧提供古言、现言、原创、玄幻、都市、言情、娱乐、种田、科幻、悬疑、灵异、穿越、重生、宠文等小说,最新全本免费手机小说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