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网站试用资格已过期。

鲜妻撩人:寒少放肆爱! / 鲜妻撩人:寒少放肆爱!

21159
发表时间:2019-05-08 15:24作者:君某某

鲜妻撩人:寒少放肆爱!.png



第一章.png



“Boss,今晚您要和冷小姐参加慈善酒会。”

“我知道了。”

充满磁性又带着些许淡漠的声音从真皮转椅后面飘过来,秘书听后利落的转身离开,步伐稳健,就连步子的大小都丝毫不差,就好像是经过严格训练似得。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转椅忽然转了过来,转椅上的人微微垂首,乌黑的头发在落日的余晖下泛着红金色的光芒。

修长白皙的手有节奏的在桌上敲着,如果听得仔细,会发现每次敲击中间停顿的时间都是一致的。

他片刻后起身拿起搭在转椅背后的黑色风衣走到一旁的房间,对着硕大的镜子穿好。

镜子中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但是却挡不住里面肆无忌惮的亮光,他仔细的检查每一个扣子是不是已经扣好,他所谓的扣好是保证每个扣子上面的字母都要在同样的位置。

又检查了衬衣的中缝是不是服帖,然后又挑剔的在左边袖子上捏起来一根白色的毛。

脸上淡然的表情瞬间消失,随即一声足以冲破云霄的喊声响起。

“乌丽丽!”

刚刚走出去的秘书听后马上迅速的跑回来,站定,然后在温煦鄙夷的目光下又往后退了一步。

“Boss,什么事?”

“如果你身上的狗毛再飘到我身上一次,你就可以滚蛋了!”

“是是是!”

乌丽丽连连点头,心里却在想着,总裁真是娘炮,明明长得这么帅气,却总是因为一丁点儿的小事儿斤斤计较,处女座的男人真是伤不起啊。

“滚出去,以后不准靠近我三米之内,不对,五米,还有你家那只狗,我不管你是用密封袋把它封好,还是把它的毛全部剃光,总之,不要再让我看到狗毛!”

“是是是,我立刻马上就滚。”

乌丽丽说完马不停蹄的滚了出去,紧接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凑过来说道:“哎,总裁就是难伺候,希望你能够打破他两个月必换秘书的魔咒。”

乌丽丽扒拉着手指头算了算日子,距离两个月还有二十五天,她已经被这个变态Boss训练的无所不能,想到这里她坚定的举起拳头对着那个女人表决心。

“部长你放心,我一定坚挺的活下去!”

“我看好你。”

女人笑了笑摇曳着离开,她是温氏集团的人事部长,最大的工作就是给他们伟大的Boss找秘书,为了能够保证秘书的数量以及质量,她真是挖墙脚抛高价无所不用其极,被称为拉皮条的女人。

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可以有个人能够hold住温煦,这样她也可以多活几年。

乌丽丽笔挺的站在总裁办公室外面手脚并用的摘着身上的狗毛,摘得正开心的时候听到门轻微的响了一下,马上停手,后退五步,看到温煦皱着眉头从里面走了出来。然后用湿巾仔细的擦了擦手然后丢进垃圾桶。

“你为什么不帮我开门,难道不知道门把手上很脏?”

“我的错。”

乌丽丽把头垂的很低,却一直注意看着温煦的动向,在看到一抹黑衣快要离开她的视线时追了上去,然后又快速的往后退了两步。



第二章.png



温煦却在电梯门前站定,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乌丽丽为难的看着他,深深的吸了口气。

“五米……”

“滚过来给我打开电梯门。”

“是。”

终于把温煦送上了车,乌丽丽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在看不到那辆风骚的玛莎蒂拉之后掏出手机给闺蜜打了个电话。

“喂,苏苏啊,我记得你今天回来是不,有没有时间,我们出来逛个街,妈蛋的,我终于伺候好老佛爷了。”

“不行啊,我今天接到了一个单子。”

“毛线单子,不就是去睡觉,靠!”

“不要说得这么低俗好不好,我是试睡!试睡!而且我是去睡床!不是睡男人!”

“我祝福你今天把老佛爷睡了!”

“你不要诅咒我啊,我还没活够呢!”

“好了,不和你扯了,我回去遛狗了,不过你的狗要在我这里放多久啊,我都被老佛爷挑刺好久了。”

“等我今晚上睡完觉就去接他,么么么,最爱你了。”

顾苏苏挂断电话看了看马上就要回家睡觉的太阳公公明媚的笑了笑,伸手叫了辆的士。

“去东尊华美达。”

司机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心里想着这姑娘也不想这么有钱的人啊,去东尊,哎……不会是不良职业吧。

“陈总,我马上就到了,对对对,你直接跟我说房间号就好了,我会好好体会的,你放心啊,我都做了这么就了,肯定知道怎么睡最舒服的……”

司机听到她的话,眼中马上带上了鄙夷,但是又不好把她扔下去,飞速的开到东尊,在顾苏苏递过来车钱的时候大手一挥拒绝了。

总觉得她这是别样的‘血汗钱’。

“小姑娘年纪轻轻的,人长得也漂亮,但是不能做这种事啊,哎,找个正经的工作多好,哎……”

司机说完又叹了口气,在顾苏苏还没来得急辩驳的时候开着车离开了,剩下顾苏苏在风中凌乱,随后她笑了笑把钱收进包包里,然后习惯性的撩了撩头发。

她现在很累,刚刚穿越沙漠回来,浑身的骨头都像是散架了一样,现在正好舒舒服服的睡一觉,来到说好的房间,1102号,礼貌的敲门,然后和等候的客房服务人员说了几句简单的洗漱之后就倒头大睡,还没忘了点评几句。

“哎呀,这东尊的床就是舒服啊,就好像是睡在棉花堆里一样,幸福死了……”

几个小时后

温煦满脸黑线的看着正用丝帕帮他擦身上红酒的冷蔚然。

“把你的手拿来,你知道我一向最讨厌别人碰我。”

“阿煦,我只是想要帮你擦干净。”

冷蔚然说着眼睛里都带上了泪意,她是公认的三好美女,家世好相貌好身材好。不知道多少男人跟在她屁股后面苦苦追求,但是她的眼里就只有这个名叫温煦却如同一块寒冰的男人。

“我说——拿开——”

冷蔚然知道温煦这是在暴走的边缘了,只能收手,站在一旁怯生生的看着他。

酒店的张经理马上跑了过来,“温总,实在是不好意思,刚刚那个把红酒洒在你身上的人我们已经把他辞退了。”



第三章.png




“有用吗?”

温煦只冷冷的说了三个字就大步离开,张经理马上追了上去,“温总,您的房间里有备用的衣服,先去换一下吧,我帮您开门。”

温煦惜字如金,一个字都没赏给张经理,张经理丝毫不生气,满脸堆笑健步如飞的跑过去打开门,对着温煦恭敬的说道:“温总,这里。”

他站在门外,一步都不敢踏进去。临安市所有人都知道温煦的雷区,不喜欢被别人触碰他的东西,包括他本人也不喜欢被碰到。

“帮我关上门。”

温煦走进去又冷冰冰的说了一句,张经理在关上门之后深深的呼出一口气,谁曾想到刚刚走了几步就听到有人叫他。

来人正是刚刚接待了顾苏苏的客房部经理,她满脸惊恐气喘吁吁的看着张经理。

“经理,完蛋了。”

“怎么了?”

“我们没有想到温总会用房间,所以……”

“所以怎么样?”

张经理听到温总这两个字,眼角就忍不住跳动,伸出手示意客房部经理先不要说话。他做了几遍深呼吸,还是觉得情绪紧张地难以自己。

不过最后还是认命的靠在墙上,“你说吧,尽量语气平缓一点,我怕我会心脏病发作。”

“1102房间里有人。”

“对啊,温总刚刚进去,”张经理说完忽然呼吸急促的又喊了一句,“你说什么?1102房间里有人?你难道不知道温总最讨厌有人进入他的地盘吗?”

他喊完之后,狠狠的拽了拽领带:“是谁?”

“是试睡员,总部安排的,我心里想着温总的房间是我们酒店最好的房间,就……就……就让她去那睡了。”

“摊上大事儿了,这下可摊上大事儿了。”张经理用手背砸了一下手心痛苦的说道。

客房部经理也知道自己是在劫难逃,不过现在能不承担责任的离开也是最好的结果了。

张经理回到1102房间门口一圈一圈的转着,生怕听到里面忽然响起温煦的吼声,那就代表着他们这个酒店可以换主人了,或者更直接点就关门大吉了。

但是过了很久,都没有听到什么不对劲的声音,张经理想着是不是两人已经和谐相处了?

抱着这种心态,他在隔壁住了下来,心里想着如果那边有什么事儿自己也能第一时间冲过去。

此时温煦正在浴室里洗澡,洗了五遍还是觉得身上有红酒的味道,但是已经不能再洗了,再洗的话身上的皮都要褪下来了。

“Shit!这东尊的侍者职业技能也太差了,以后再也不会到这里来了。”

温煦从消毒柜里拿出浴巾裹好,抽出纸巾包住门把手打开走出去,这时候他才发现床上竟然有一坨不明物体。

他皱着好看的眉头走过去才看清楚——自己的床上竟然有个女人!

“该死!”

他十分嫌弃的用食指戳了她一下,但是顾苏苏睡觉的时候可是雷打不动,怎么可能被戳一下就醒过来,反而拽住他的手指用力的拉了一下。



第四章.png



温煦没有想到她会来这一手,本来就惦着脚戳她,一下就倒在了床上。顾苏苏顺势翻了一下身把温煦抱在怀里,上下摸了两下嘟囔了一句。

“Summer,你怎么没有毛?”

Summer?

温煦的眼前忽然闪现出乌丽丽那张脸,这个女人该不会是乌丽丽安排过来的吧!

好像她家那只讨厌的狗就叫Summer。

温煦最最讨厌别人碰到自己,隔着衣服都不行,更别说这个女人现在竟然直接把她的爪子搭在了自己的果体上。

他正要发作忽然有一种原本离自己很遥远的感觉传来。

他竟然想睡觉!

熟悉温煦的人都知道他之所以这么暴躁易怒就是因为他从小到大都不想睡觉。

就算是困得头疼欲裂都睡不着。

失眠不可怕,但是如果每一天都失眠就太可怕,温煦就是,所以他一直靠服用安定来强迫自己进入睡眠。

随着安定的剂量越来越大,家庭医生已经告诉过温夫人,可能有一天温煦就醒不过来了。

所以温煦现在无法形容自己的感觉,他忽然有种如坠天堂的感觉。

就好像是被困在笼中撞得头破血流的野兽在绝望的要死的时候,忽然有人走过来打开了那个笼子。

而那个人不管是什么样子,都足以让困兽激动到发狂。

温煦现在就是这样。

他从来想不到困意袭来是如此的幸福,他向着顾苏苏靠了靠,鼻翼在她的颈窝处深深的嗅了嗅。

就是这种味道,说不出是什么样的味道,就像是万物复苏时散发出的淡淡的香气。

但是却有着足够的魔力,温煦不再嫌弃她,甚至连她的脸都没有看清楚兀自伸开长臂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满足的扬起嘴角沉沉的睡了过去。

顾苏苏醒来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被抱在了怀里,以为是Summer伸手就想推开它,但是触手感觉细致滑腻。

她惊恐的睁开眼睛看到一张完美到极致的睡颜。

就算是闭着眼睛也丝毫不影响他的绝色,略长的黑发,白瓷般清透细腻的皮肤,浓黑的眉毛舒舒展展的贴在额头上,高挺的鼻子就如同是被雕刻家精心雕琢过一样。

嘴唇薄厚适中,竟然是菱形的,顾苏苏忍不住去摸了一下,这就是传说中的尤物啊,就连嘴唇都是求吻型。

不过这个人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

那人动了一下,顾苏苏马上不敢再动,在她的认知范围里,这么一个尤物肯定是自己占了他的便宜,如果他醒过来自己轻则赔钱重则赔命。

“我祝你今天把老佛爷睡了!”

顾苏苏回忆起乌丽丽昨天说的话,终于清楚的认识到了眼前的这个男人是谁。

这厮就是乌丽丽的顶头上司温煦啊,这个乌丽丽是不是老巫婆啊,竟然真的把这尊大佛弄到自己的床上来了。

顾苏苏想起乌丽丽对他的形容就忍不住浑身哆嗦,温煦难道睡个好觉,现在却睡不好了,

猛地睁开眼,如剑的目光冷冷的扫向顾苏苏……


阅读指引:由于版权原因,请打开微信搜一搜,搜索作者授权微信公众号“祥云书漫”,回复书名即可继续阅读


鲜妻撩人:韩少放肆爱.png


友情链接:

言情小说吧唯一官方网站。言吧提供古言、现言、原创、玄幻、都市、言情、娱乐、种田、科幻、悬疑、灵异、穿越、重生、宠文等小说,最新全本免费手机小说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