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网站试用资格已过期。

我的傲娇总裁老婆 / 我的傲娇总裁老婆

18734
发表时间:2019-05-08 08:50作者:污龙茶




第一章.png



  九月的天气十分炎热,一辆开往松州市的长途列车正在铁轨上疾驰。

  车厢内,徐婉溪秀眉轻蹙,樱桃小嘴微微撅起,好看的杏眸之中满是郁闷的神色。

  “真是的,这臭小子已经靠在人家肩膀上睡了一个钟头了,到底什么时候醒来嘛!”徐婉溪撅着小嘴,对靠在自己肩上熟睡的青年小声抱怨道。

  虽说她肩膀已经有些发麻,但这青年看上去很疲倦,再加上他睡颜也挺帅的,所以徐婉溪就没忍心叫醒他。

  忽然,只见睡梦中的青年呼吸急促起来,整个人都开始绷紧,一双手仿佛在使劲抓揉着什么一般!

  “天呐!这臭小子不会是在做那种梦吧!”

  就在徐婉溪恶寒之际,青年一双大手竟是直接朝着她胸前袭来,这下徐婉溪终于是忍不住了!

  一把将青年的手打开,徐婉溪怒声道:“魂淡!快给我醒来!”

  青年名叫苏凡,被徐婉溪用力推开后,终于是微微睁开了惺忪的眸子。

  睡眼朦胧的打量了徐婉溪一会儿,最后眼神停留在了她胸前部位,苏凡满是诧异的道:“诶?二丫,你那里怎么变小了!”

  徐婉溪感受到了苏凡的目光,当即两手护住胸前,双眸含煞的恨恨道:“小魂淡,你还在说梦话呢?谁是二丫?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

  这小魂淡,肯定是在梦里和那个叫二丫的在做羞羞的事吧?

  居然还敢嘲讽人家小,真是叔可忍婶婶不可忍!

  苏凡揉了揉眼睛,视线转向徐婉溪的俏脸,随后歉意一笑:“不好意思,把你看成我家奶牛二丫了,刚梦见在给二丫挤奶呢。”

  噗!

  这魂淡居然把自己当成一头奶牛?!

  徐婉溪差点没被一口老血给呛死,暴跳如雷道:“你才是奶牛!你全家都是奶牛!”吼完之后转过头去,打算不再搭理这个讨人厌的小青年。

  可苏凡眼神却依旧是在不断的扫视着她,就在徐婉溪又要发怒之际,苏凡忽然开口:

  “美女,不出我所料的话,你马上就会有血光之灾。”

  徐婉溪心里那个气啊!

  “你这个小魂淡!占我便宜也就算了,居然还诅咒我有血光……呀!”

  话音未落,徐婉溪忽然惊呼一声。随后眉头痛苦的拧成一团,双手捂住自己小腹,整个脸色都变得一片煞白!

  “看,你大姨妈这不就来了吗,我没骗你吧?”

  这家伙,原来说的血光之灾就是这个。可是,他是怎么算出自己会来亲戚的呢?

  苏凡见徐婉溪牙关紧呀,额角上有丝丝冷汗淌下,当即诊断道:

  “你这是因为长期作息时间不规律导致经期紊乱,加上体内偏寒所以才会导致痛经,不过我可以帮你缓解症状。”

  徐婉溪疼的小嘴抽着凉气,听到苏凡的话后怔了怔,漂亮的眸子中满是诧异。

  这家伙跟医生说的居然分毫不差!

  “你要怎么帮我缓解?”

  虽说跟一个大男生说这种事情让她很窘迫,但小腹传来的一阵阵撕裂般疼痛,让得徐婉溪顾不了这么多了。

  苏凡笑了笑,道:“用这个!”

  说完,伸出了自己的大手,嗖的一下,像一阵风般,竟是直接将徐婉溪的上衣掀起一小块,光洁如玉的小腹一下子就露了出来。

  “呀!臭流氓!”

  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让得徐婉溪猝不及防,顿时惊呼出声。

  可话音才刚落,苏凡更是将另一只手也朝着她的小腹贴了上去!

  连异性的手都没牵过的徐婉溪,在感受到苏凡手掌温度的一瞬间,条件反射般的浑身一颤。

  “臭流氓,你欺负我……呜呜。”

  徐婉溪既委屈又害怕,本来身体就不舒服,还要被这个小魂淡轻薄,一下子眼泪就溢了出来。

  “臭流氓?小妞,你这可是在污蔑我了!我臭吗?一点也不臭啊!”

  苏凡一本正经的说着,但贴着徐婉溪小腹的手,却是飞快的动了起来。

  随着手指的舞动,一丝丝肉眼不可察觉的精纯能量,正朝着徐婉溪的体内涌去。

  “你……小流氓!”

  “还敢污蔑我小?我小吗?掏出来能吓死你信不信?!”

  “不要脸!”

  徐婉溪又气又羞的继续骂道,刚想要推开苏凡的手掌,却发现小腹变得暖暖的,撕裂的疼痛也减轻了不少。

  渐渐地,徐婉溪既不挣扎也不叫骂了,反而是闭上了双眼,仿佛很受用的样子。

  见徐婉溪眼眸微闭,脸上的苍白也已经被红润所替代,苏凡知道病情已经缓解,当即便将放在她小腹上的手抽开了。

  “嗯?”

  感觉到温热消失,徐婉溪轻嗯了一声,竟是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发现自己失态后,徐婉溪一张俏脸如同熟透的樱桃一般,赶忙是从背包里翻出一片姨妈巾,逃命似的往洗手间跑去。

  片刻后,徐婉溪回到了座位上,撅着小嘴对苏凡抛去一个白眼,傲娇的说道:

  “小魂淡,我叫徐婉溪,别以为你帮我治病我就会感谢你噢!”

  此时她的脸上正有点点凉水滴落,通红的脸颊也正常了许多,显然是刚才在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把脸。

  “鄙人苏凡,谢谢就不用了,我刚也摸了你那么久不是么?”苏凡笑着自我介绍道。

  “你……哼!”

  徐婉溪俏脸一红转过头去,这个小魂淡明明心地很好,为什么说话就这么讨厌呢?

  “对了,你的病情只是被暂时压制住,想要治愈的话还需要几个疗程的治疗。”就在徐婉溪胡思乱想之际,苏凡出声道。

  “啊?那怎么办?”徐婉溪一怔,苦着小脸问道。

  那种痛简直是撕心裂肺,她真是一次都不想再尝试了。

  “每过三个月给我摸…哦不,治疗一次。连续摸…咳咳,治疗一年。”苏凡像是舌头打结一般,说道。

  “小流氓就想着占人家便宜……你是出山来松州当医生的吗?”

  见苏凡穿着一身粗布麻衣,显然是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加上医术这么高超,所以徐婉溪推测他是去松州谋生的。

  “不,我是奉婚约去找我老婆的。”

  苏凡撇了撇嘴,想起师父曾说,要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之谜,就必须要跟指腹为婚的林丫头洞房。

  虽然苏凡有些诧异这种毫无逻辑的操作,好在那林丫头长得明眸皓齿的,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人,苏凡便也欣然接受了。

  “婚约?老婆?”

  徐婉溪一愣,心中莫名的有点小小的失落,不知为何,竟是升上了一种较量的心理,问道:“她是不是长得很漂亮?”

  苏凡闻言,随手从背包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了徐婉溪,“这是她的照片。”

  徐婉溪定睛一看,紧接着却是愣了愣,随后——“噗!!你确定她是你老婆?”

  “是啊,长得不错吧?”

  苏凡理所当然道,就算自己老婆很漂亮,你也不至于看到喷口水吧!莫非这妞取向不正常?

  “哈哈哈哈,原来你好这口!”可徐婉溪却是忽然大笑了起来,让得苏凡一阵匪夷所思。

  “什么情况?”苏凡纳闷的拿起照片一看,“窝草!苍井……麻痹!这不是师父珍藏多年的宝贝吗!”

  苏凡心中郁闷,开始认真的在背包里翻了起来。

  “波多…小泽…松岛…窝草!怎么全是师父的收藏,我老婆的照片呢?!”

  在背包里翻了好半天,苏凡终于是找到了自己老婆的照片,再次递给了徐婉溪。

  “这……这不是倾城国际的大总裁,林嫣然吗?!”徐婉溪看到照片上的绝美女人后,顿时是满脸不可置信的惊呼道。

  “嗯?你认识我老婆?”苏凡一愣,问道。

  “何止是认识……再说,整个松州又有谁不认识‘第一美女总裁’林嫣然?”

  苏凡有些吃惊,原来自己老婆这么有名啊。

  “你这个小魂淡,居然敢吹牛说林嫣然是你老婆。哼哼,露陷了吧!”徐婉溪一脸得意的笑道。

  林嫣然可不止是松州第一美女总裁,更是与自己一起长大的好闺蜜!她有没有老公,难道自己还不清楚?



第二章.png



  “这年头,说实话反倒是没人信了,林大总裁要真是我老婆怎么办?敢不敢打个赌?”苏凡笑了笑,问道。

  “赌就赌!怕你啊!”

  徐婉溪说完,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顿时露出了一个小狐狸般的狡黠笑容:“如果林嫣然不是你老婆的话,你就要无条件答应我一个要求!”

  苏凡点了点头,道:“如果要是的话呢?”

  “哼,林嫣然要真是你老婆,我徐婉溪就是头小奶牛!同样我也无条件答应你一个要求!”

  “滴——”

  一道电子音蓦地响起,徐婉溪这才发现,苏凡竟是将手机打开了录音功能!

  “你这个小魂淡!哼,就算你录音了也没用!反正我赢定了!”徐婉溪琼鼻一翘,气哼哼的挥了挥小拳头。

  说话间,列车已经行驶到了目的地。

  与此同时,松州市火车站外,一辆限量版玛莎拉蒂·总裁,在一个惹人瞩目的地方停了下来。

  紧接着,一道比豪车更吸引眼球的绝美女人,从驾驶座上缓缓走下。

  瞬间,车站内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了这绝美女人的身上。

  “哼,爷爷居然让我亲自来接这个苏凡。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竟有资格当我林嫣然的男人!”

  女人墨镜后的桃花美眸满是寒意,直直的盯着出站口处……

  列车停下后,徐婉溪却没有急着走,而是拉着苏凡一起向出站口走去。

  “喂,小妞。我可还是个黄花大处男,这光天化日之下,拉拉扯扯的有伤风化啊!”袖子被徐婉溪紧紧攥着,苏凡甩都甩不开。

  “小魂淡你想什么呢?我是怕你心虚了跑路!”

  一想到自己赌赢后,那个头疼的难题可以让苏凡无条件帮自己解决,徐婉溪心中就乐开了花,恨不得立马就拉着他去林嫣然的公司。

  结果刚一出站,徐婉溪立刻就看到了停在那里的玛莎拉蒂,以及车前那一位绝美出尘的女人。

  “嫣然!”

  徐婉溪娇声喊道,随后迈着小碎步跑了过去。

  “小溪,你怎么来松州了?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当看到徐婉溪后,林嫣然明显诧异了一下,紧接着冷若冰霜的俏脸顿时化开,露出一脸惊喜笑容。

  “嘻嘻,我想给你一个惊喜嘛!”

  徐婉溪付之一笑,不过心中却是有些纳闷。

  既然自己没有告诉嫣然要来,为什么她又会出现在车站外呢?

  “对了嫣然,刚才我在列车上碰到一个小魂淡,他居然说你是他老婆!你说好笑不好笑?”

  林嫣然神色一怔,脸上再度覆上一层寒霜,冷声道:“他在哪?”

  “我在这。”

  一道爽朗的声音忽然响起,林嫣然和徐婉溪同时循声看去。

  只见那穿着粗布麻衣的小青年,正带着一脸温和的笑容,信步朝着这边走来。

  林嫣然漂亮的眉头轻轻一蹙,桃花美眸微微眯起,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迎面走来的小青年。

  一头散乱的碎发透露着慵懒,却又不失洒脱。一身八十年代的粗布麻衣虽然老土,但却是干净整洁。

  长相清秀潇洒,双眸深邃有神。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颇有几分味道的小青年。

  只不过林嫣然心中的那份高傲,让她十分抗拒这种被人安排好的婚姻。所以苏凡身上的优点被她自动过滤,而缺点却是无限的放大了。

  她绝不会喜欢上这种看上去既懒散又老土、还比自己小两岁的男人!

  “嘻嘻,嫣然,这魂淡居然敢说你是他老婆,你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下!让他敢嘴巴上占你便宜!”

  在徐婉溪满含期待的目光中,林嫣然迈着修长的双腿,向着那小青年走去。

  “你就是苏凡?”

  苏凡点了点头,眼神很自然的开始在林嫣然身上打量了起来。

  一袭锦缎冰丝长裙将身段勾勒的惟妙惟肖,玉足踩着一双镶嵌了218颗蓝色桑坦石的豪华水晶高跟。

  绝美无暇的脸庞之上不施粉黛,更是没有任何装饰。却依旧是那么的摄人心魄,宛如一件艺术品般。

  当真是此女只应天上有。

  饶是在照片上见过很多次,苏凡也还是被她的美貌所惊艳到。

  苏凡回过神后,狠狠的咽了口口水,火急火燎道:“老婆,时间紧迫,我们快抓紧时间洞房吧!”

  “你闭嘴!”

  林嫣然神色一冷,俏脸之上毫不掩饰的充满了厌恶。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小青年居然会开门见山的说出这么露骨的话来。

  “虽然我们结婚了,但这一切都是我长辈安排的,并不是我的本意,你最好不要动什么歪心思!”

  此话一出,一旁还在笑嘻嘻的徐婉溪顿时傻眼!

  “结……结婚?!难道嫣然真的是这小魂淡的老婆?这怎么可能!!”

  徐婉溪不断的在心中疑问呐喊,刚才的赌约和录音开始在脑海中回旋,双眼都感觉到一阵发黑。

  “小溪抱歉,你先自己打车回家,我把事情处理完就会回来。”

  林嫣然说完,拽着苏凡便上了玛莎拉蒂,只剩下一脸呆滞徐婉溪,站在原地低声的自语喃喃着:

  “小……小奶牛,还要无条件答应这个小魂淡一件事……呜呜呜,我不活啦!”

  ……

  玛莎拉蒂在道路上疾驰,驾驶座上的林嫣然冷着一张俏脸,一字一句道:“我警告你,在别人面前不许叫我老婆!”

  苏凡眉头一挑,答应道:“好的,媳妇儿。”

  “这也不行!”

  “哦,亲爱的。”

  “你滚啊!!”

  林嫣然银牙咬的吭哧作响,气的双手猛砸方向盘,好像方向盘就是苏凡那张可恶的脸!

  苏凡见她这副暴跳如雷的模样,忍俊不禁道:“其实称呼并不重要,只要你跟我洞房就行。”

  虽然林嫣然的美貌,的确是足以让任何男人疯狂。但除此之外,苏凡更为在意的,是自己的身世。

  “你无耻!”林嫣然双眸泛着寒光,冷声怒斥道。

  “我怎么就无耻了?”苏凡神色一正,义正言辞的说道:

  “洞房说到底是为了繁殖,而繁殖正是人类的生存意义和伟大使命!如果每个人都像你一样,视洞房为无耻的话,那多年以后人类会怎样?会灭绝!老婆,你这简直是反人类啊!”

  “你,你……”

  林嫣然胸前一对被气的不断起伏,这小子说话真是太气人了!关键还说的有板有眼的,根本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真是完美的诠释了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很快,玛莎拉蒂在一间豪华西餐厅前停下。驾驶座的车门陡然打开,紧接着浑身充满了煞气的林嫣然从车内冲了下来。

  西餐厅内,一名神色威严的花甲老人,正在左顾右盼的来回走动。

  除了这名老人和服务员以外,再也没有其余人的身影,显然这间西餐厅被包场了。

  当老人看到气呼呼的林嫣然冲进来后,浑浊的双眼一亮,赶忙迎了上去。

  “然然,怎么样?接到小凡没有?”

  林嫣然见到老人后,身上那股冰冷的气质顿时消失不见。没有正面回答老人的问题,竟是破天荒的撒起了娇来。

  “爷爷!您最疼然然的对不对?无论我提出什么要求,您都会答应的对不对?”

  林振国见孙女这副模样,笑呵呵的说道:“那是当然了,我就你这么一个宝贝孙女,不疼你疼谁?”

  林嫣然闻言,嘴角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窃喜,随后立刻换上一副委屈的表情,可怜兮兮道:“爷爷,我要和苏凡离婚!”

  语落的瞬间,林振国的笑容陡然一僵,满脸紧张的问道:

  “怎么了然然?是不是小凡太过于完美,让你感觉到自惭形秽了?!”



第三章.png



  此话一出,林嫣然顿时惊呆了,满脸错愕的盯着林振国,不可置信道:“爷爷!您说什么?完美?那个土包子跟这两个字搭边吗?!”

  呵!

  那种土包子,看到我这么完美,应该是他自惭形秽才对吧?

  就在这时,餐厅的门再次被打开,随后就见苏凡屁颠屁颠的走了进来,边走还边腆着脸道:“小甜甜,你怎么跑这么快呀!”

  林嫣然闭上眼,重重的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随后猛然咆哮:“不管是小亲亲还是小甜甜,或者是小宝贝小北鼻,都不准喊!!!”

  林嫣然心里那个气啊!

  在车上短短十分钟不到的路程,这货就给自己取了百八十个爱称,真是怎么肉麻怎么来!

  “爷爷!您也看见了!这个人简直就是个流氓!我一定要离婚!”

  林嫣然气愤的说着,同时还向林振国投去委屈的眼神。从小到大爷爷最疼爱自己,可以说凡事都有求必应。如今看到自己这个老公这么不着调,想必一定会同意自己离婚的!

  林振国闻言眉头一皱,脸上出现一抹凝重之色,将苏凡拉到自己身边坐下,语重心长道:

  “小凡啊,然然这孩子虽然模样丑了一点,性格差了一点,脾气暴了一点,但是你千万别嫌弃她啊,将就将就,凑合着用!”

  噗!!

  林嫣然听到这一番话后,顿时感觉两眼发黑,喉咙一甜似要吐血。

  凑合着用?

  您当我是从垃圾堆捡来的劣质版成人娃娃吗?

  这还是那个把自己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的爷爷吗?

  有您这样说人家的么?人家好歹堂堂松州第一美女总裁好吗?无论是外貌还是能力在整个松州谁人不知?怎么从您嘴里说出来就这么不值钱了呢?

  “林老爷子您这话说的,嫣然这么优秀的女孩,我怎么会嫌弃呢。”苏凡微笑道。

  “你闭嘴!”

  林嫣然对苏凡怒斥完后,转而面向林振国,一字一句道:“爷爷,您一定要我和他在一起也可以,但我是绝对不会行夫妻之实的!我先去公司忙了,让他好自为之吧。”重重的哼了一声,摔门而去。

  这也是她二十多年来第一次对林振国发这么大的脾气,可见她对自己这个老公有多么的不满意。

  等到林嫣然的身影彻底消失后,林振国对着领班挥了挥手,随后所有的服务员都很自觉的退了下去。

  此时,整个餐厅内就剩林振国和苏凡两人。

  “林老爷子,您故意把嫣然气走,是有什么话想单独对我说吧。”苏凡此时褪去了一脸玩世不恭,语气平静的说道。

  林振国点了点头,轻叹一声道:“你别看然然这孩子性格这么强势,看上去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但只有我知道,这都是她装出来的。”

  说到这里,林振国一双精明的眼睛也浑浊了几分,“然然她父母走得早,她二十岁那年就继承了我全部的产业,所以她不得不把自己柔软的心包裹起来,其实她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罢了。虽然这样会让你觉得不好过,但我希望你能多包容包容她。”

  苏凡点了点头,认真道:“林老爷子您放心吧,嫣然现在已经是我名副其实的妻子了,我自然不会让她受委屈。”

  这一句话,让得林振国沉重的脸色轻松了很多,又恢复成笑呵呵的模样,“小凡,我还要拜托你一件事,那就是入职倾城国际。”

  说着,林振国拿出一个盒子,递给了苏凡。

  “这是什么?”

  苏凡满是疑惑的拆开一看,里面赫然有着一枚印章。

  “这是倾城国际的元老印,只此一块。”林振国笑着解释道:“以然然的性格,恐怕你上午入职,下午就要被开除。但有了这个印章,就算是然然这个总裁,她也开除不了你!”

  苏凡微微颔首,不过还是有些不解,“林老爷子,您为何一定要让我入职倾城国际?”

  林振国比出两根手指,道:“其一,然然是个工作狂,可能每天很晚才能回家,你在公司就能和她多增进下感情。其二……”

  说道这里,林振国神色一凝,郑重道:“只有你,苏老头的亲传弟子,才能保护好然然的安全!”

  “保护嫣然的安全?”苏凡不解。

  “是的。”

  林振国点了点头,道:“自从我将公司交给然然以来,其余那些老股东们都开始不安分起来,而你入职以后就能帮衬着她。其次另外几家对手公司,好像准备在暗地里以非法手段来对付然然……”

  “非法手段?!”

  苏凡闻言神色一怔,他对这个词太过于熟悉!

  以前在国外那段刀口舔血的日子里,每天在生与死的边缘游离,一直到成为一尊令人闻风丧胆的杀神,什么黑暗手段没有见过?

  又有谁的手段比自己狠,比自己多?!

  “我知道了,明天我就会去公司上班。”苏凡点头答应了下来。

  “既然如此,我就能放心了。”

  林振国说着,忽然神秘一笑,拿出一串钥匙递给了苏凡,神秘兮兮道:“这个是然然别墅的钥匙,她一直都是一个人住,你可要好好把握机会,我还想早点抱重孙呢,嘿嘿……”

  苏凡闻言,对林老爷子肃然起敬!不愧是自己那猥琐师父的拜把子兄弟,特么连自己孙女也坑!

  不过我喜欢。

  吃完饭后,苏凡告别林振国,打了辆车向林嫣然的别墅驶去。

  林嫣然的家坐落在松州最豪华的别墅群,能住在这里的,都是松州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别墅中并没有没有林嫣然的身影,想必还在公司忙碌着。

  苏凡找到浴室,放了满满一浴缸热水,很是惬意的坐了进去,让舒服的温水肆意的洗涤着自己身上的老旧伤痕。

  难以想象,在这样一个斯文清秀的外表下,有的竟是这样一副充满故事的身体。

  “不夜天杀手榜上的那些家伙们,一定想不到我堂堂冥王,也会有娶妻的一天吧?”苏凡眼眸微闭着,若有所思的喃喃道。

  然而就在这时,别墅大门被打开的声音传进了苏凡耳朵。

  苏凡双眼一亮,老婆从公司回来了?

  思索间,脚步声已然接近,一道软糯悦耳的声音,陡然在浴室门外响起,“小可爱,一个人洗澡多无聊呀,让我来陪你洗鸳鸯浴吧!”

  鸳鸯浴!

  听到这几个撩人的字眼,苏凡鼻孔一张,两道热气从里面喷了出来!

  看来老婆终于觉悟了,居然要和我洗鸳鸯浴!一定是被我俊美的容貌所征服,连语气都变得这么乖巧!

  眼看浴室门要被打开,苏凡直接从浴缸里站了起来,面对着大门赤条条的张开了怀抱。高亢道:

  “康忙北鼻!不要因为我是一朵娇花而怜惜……窝草!怎么是你!!”

  只是当看到进来的女人后,苏凡高亢的声音戛然而止,整个人顿时傻眼。

  “色狼啊!!!”

  一道足以刺破耳膜的尖叫声陡然响起,裹着浴巾的徐婉溪俏脸一阵滚烫,双手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小奶牛!睁开你的眼睛看清楚!是我!”苏凡披上浴袍,很是无语的说道。

  听到这个称呼,徐婉溪愣了愣,赶忙睁眼一看,“呀?怎么是你这个小流氓?你怎么在这里?”

  “这话该我问你吧?这可是我老婆家!还有你再污蔑我小的话,信不信把你就地正法啊?!”

  徐婉溪闻言赶忙后退了几步,那眼神就像是看到大灰狼的小绵羊。

  可由浴室地面太滑,徐婉溪脚下一不小心,一个趔趄径直倒了下去!

  “啊!”

  苏凡眼疾手快,赶忙从浴缸里冲了出来,直接一手挽住了徐婉溪的柳腰,这才让她幸免受伤。

  然而就在这时,别墅门被打开的声音再次响起!

  “嫣然回来了!怎么办?!”

  徐婉溪惊呼出声,整个人变得慌张不已。

  苏凡可是自己闺蜜的老公,而现在,自己和他都只穿着浴衣,而且还抱在了一起!这被嫣然看见了该怎么解释?!



第四章.png



  “别急!我有办法!”就在这万急时刻,苏凡临危不乱的说道。

  与此同时,林嫣然也已经循着浴室的灯光,来到了浴室门口。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林嫣然美眸大睁的看着苏凡和徐婉溪,不可思议的询问道。

  不等徐婉溪说话,苏凡率先开口,一脸悲怆的说道:“老婆,你要为我做主啊!这个女人她不仅偷看我洗澡,还想霸王硬上弓,强行占有我!”

  ……

  短暂的沉默。

  “王八蛋你放屁!”

  “小魂淡你放屁!”

  两女异口同声的怒斥道,林嫣然一把将徐婉溪护在身后,向防狼一样防着苏凡,同时呲着小白牙向他投去恶狠狠的眼神。

  “老婆,真的是她主动来偷看我洗澡的,不信的话你问她!是不是啊小奶……哦不,小婉溪?”苏凡似笑非笑的对着徐婉溪说道。

  徐婉溪闻言,瞬间想到了两人的赌约,顿时一阵心虚。

  再看到苏凡那贱贱的眼神,肯定是想用录音威胁自己!要是不按他说的做,一定会提出不好的要求吧?

  原来他说的有办法就是这个,简直是坑娘啊!

  哼!真是凑不要脸!

  没等徐婉溪开口,林嫣然冷哼一声,“苏凡,你少信口开河!小溪是什么人我不了解吗?她要是主动偷看你洗澡,我林嫣然就自愿跟你洞……唔唔……”

  话没说完,就见徐婉溪赶忙一手将她嘴巴捂住。

  随后,在林嫣然震惊的目光下,徐婉溪低着脑袋红着脸,声音糯糯的说道:“是我主动偷看的……”

  苏凡对着林嫣然咧嘴一笑,一脸嘚瑟模样,“老婆,听清楚了没?还有刚才你说啥?自愿跟我洞什么来着?”

  “洞你大爷!”

  林嫣然恶狠狠的呲了呲小白牙,又掐了一下徐婉溪的屁屁,“死小溪,你坑姐啊!”

  “苏凡你给我听着!你住我别墅可以,但别抱有什么歪心思!二楼是我和小溪的空间,你绝对不准踏足!”

  林嫣然也知道,苏凡既然能进自己别墅,那肯定是爷爷的意思。既然赶不走他,也就只能跟他约法三章了。

  半夜。

  正在床上睡觉的苏凡忽然耳朵一动,双眼陡然睁开!

  “有人来了!”

  语落的瞬间,苏凡如离弦之箭一般,直接从床上爬起来,向二楼冲去。

  果不其然!

  刚打开林嫣然的房门,只见一道寒光忽闪!原来是在林嫣然床前,赫然站着一名黑衣蒙面杀手!

  而那道寒光,正是他手上的匕首所散发出来的。此时那一柄匕首,离林嫣然的脖子不足十公分!

  黑衣人显然没有料到忽然有人进来,猝不及防的他手上明显一顿。不过紧接着,他更是加快了速度,匕首直挺挺的向林嫣然刺去!

  “放肆!”

  苏凡一声轻喝,身形一瞬朝着黑衣人冲去。

  电光火石间,黑衣人只觉胸前一痛,整个人向后飞去,摔在了阳台上!

  苏凡的速度实在妖孽,黑衣人知道暗杀是完不成了。掏出烟雾弹后往地上一摔,赶忙跳下阳台向远处遁走。

  “想跑?”

  苏凡冷笑一声,正欲去追,却忽然听见一道冷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哼,苏凡。现在是凌晨三点,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

  苏凡转头一看,就见林嫣然已经坐在了床上,双眸之中满含警惕的看着自己。

  “刚才有人要杀你。”苏凡如实道。

  “呵,你是把我当三岁小孩么?编出这么可笑的理由,真是敢做不敢当!”林嫣然嗤笑一声,显然不信。

  苏凡耸了耸肩,无奈道:“真是狗咬吕洞宾。”

  林嫣然柳眉一竖,“你敢骂我是狗?”

  “狗那么可爱的小动物,怎么就骂你了?你闺蜜还是小奶牛呢。”苏凡撇了撇嘴,懒得跟这女人计较,转身就要走人。

  出林嫣然房门的时候,正好撞见徐婉溪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对于出现在这里的苏凡,徐婉溪虽然有些诧异,但还是径直跑到林嫣然面前,紧张道:“然然,刚才我醒来上厕所,正好看到从你阳台上跳下去一个黑影!你没事吧?”

  此话一出,林嫣然美眸陡然大睁。

  难道苏凡他没有骗我?

  一想到刚才自己床前,近在咫尺的地方出现过一名杀手,林嫣然便感觉到一阵后怕和寒意。

  有些歉疚的往门口一看,却发现苏凡早已经回到了他自己房间。

  “看来林老爷子的担心没错,这么快就有杀手找上门来。不过这次暗杀失败,想必他们会消停一阵子。”苏凡躺在床上,自言自语的说着,语气之中有些凝重。

  因为,这个杀手被后的势力恐怕不简单。他逃命时所使用的烟雾弹,是特产于倭国的一个庞大地下势力。

  以前苏凡在执行任务,杀上倭国的时候,与他们有过几场交锋,所以对于他们的武器装备多少认识一些。

  “算了,管他那么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我冥王在,还能让这姓林的小妞死了不成?”苏凡说着,闭眼睡去。

  清晨,苏凡起床收拾了一下,从车库开了一辆豪车到别墅大门,等着林嫣然出来。

  当林嫣然的司机,这也是昨天他跟林振国商量好了的。

  这个职位不仅可以让两人同时上下班,增加相处的机会。而且由于职位低微,不会引人注意,可以更好的在暗处保护林嫣然的安全。

  没过多久,林嫣然从别墅出来,坐上了副驾驶。

  “那个,昨天晚上的事情……”林嫣然说到一半,语气有些犹豫。

  既然徐婉溪都说看到了黑影,林嫣然便不疑有他。虽然看不惯苏凡,但他毕竟救了自己。对于误会苏凡,她自然心生歉意。

  只不过,当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跟苏凡道歉的时候,却又犹豫了起来。

  让她堂堂第一美女总裁,和一个讨厌的人道歉,那该有多没面子啊。

  “有话直说,磨磨叽叽的跟个娘们一样!”苏凡撇了撇嘴,打断了林嫣然的思绪。

  林嫣然心中那些许歉疚,瞬间被他这句话给冲散!

  “你……你这个混蛋!人家本来就是个娘……本来就是个女孩子!”呲着小白牙吼了苏凡一句后,林嫣然气哼哼的别过头去,不再搭理这个混蛋。

  苏凡忍俊不禁的笑了笑,这傲娇老婆生气的模样着实有些可爱。

  很快,苏凡便驾驶着车来到了倾城国际门口。

  刚下车,一辆限量版保时捷就迎面驶来。

  紧接着,就见一名油头粉面,穿着西装革履的青年男子,风度翩翩的捧着一束玫瑰从车上走下。

  一瞬间,便吸引了公司门口的员工,以及路人们的视线。

  “看!是阳少!”

  “不愧是盛富集团的少东家富天阳,他手上这束玫瑰应该是进口的蓝色妖姬吧?”

  “好帅好浪漫啊!也只有我们的林大总裁,才能让这种优秀的男人臣服吧?”

  由于周围女人们的羡慕赞叹,让他脸上的笑容更为自信。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富天阳捧着鲜花来到了林嫣然的面前,深情款款道:

  “嫣然,我在国外这些天,没有哪一天、哪一刻、哪一秒不在想你。这是我从国外带回来的999朵蓝色妖姬,送给你的,希望你能喜欢。”

  “阳少,请叫我的全名林嫣然,还请你将花收回去吧。”

  林嫣然无奈扶额,眼神中闪过一丝厌恶。

  在松州市,盛富集团的规模并不比倾城国际小,并且现在两家正在合作,所以她也不想随意得罪富天阳。但对于他这狂轰滥炸的追求,又是十分的苦恼。

  见林嫣然语气冷淡,富天阳赶忙上前一步,再次将花送到了她的眼前,“嫣然,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还请你收下。”

  “你TM是不是聋?没听见她说不要么?”

  就在周围的女人们,被富天阳的话迷的神魂颠倒的时候,一道不太和谐的声音忽然响起。



第五章.png



  忽然,只见一直站在林嫣然身旁,那个不显眼的男人忽然站了出来,一把夺过蓝色妖姬,直接丢进了路旁的垃圾桶。

  周围人见状顿时一片哗然,这小子居然敢丢阳少的花,还敢骂阳少,这是找死不成?

  “你小子是谁?”富天阳被苏凡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弄的呆了呆,反应过后顿时火冒三丈。

  “我?”

  苏凡笑了笑,走到林嫣然的身前,“我就是林嫣然的老……唔唔……”

  “老司机!他是我请来的老司机!”

  苏凡话音未落,就见林嫣然一手捂住他的嘴巴,对着周围自己的员工解释道。

  要是被自己的员工知道已经结婚了,那自己冰山美女总裁的形象可就完全崩塌了。

  老司机?

  倾城国际的员工闻言顿时傻眼,尤其是林大总裁的举止太过反常,平时都是冷冰冰的模样,现在居然亲自去捂一个男人的嘴巴?

  林嫣然的柔软素手捂住自己的嘴巴,苏凡感觉到一阵清香随之散发。

  心中坏坏一笑,微微翘起嘴唇,轻轻的啄了一口。

  “呀!”

  感觉到手掌心的异样触感,林嫣然触电似的将手一缩,俏脸顿时一阵绯红。

  发生的一切周围人都看在眼里,当然包括怒火中烧的富天阳。

  本就愤怒不已的他,见到这一幕后,更是双目充血、橛子欲裂!

  “你一个小小的司机,居然敢对老板的男人不敬?现在你就可以收拾好东西滚蛋了!”富天阳一脸轻蔑的盯着苏凡说道。

  在他眼中,一个司机就如同蝼蚁一般。林嫣然肯定不会因为他,而得罪身为盛富集团少东家的自己。

  “阳少请你自重,我和你除了商业合作之外,并没有任何关系。”

  不等苏凡开口,林嫣然率先冷声道:“还有,苏凡是我的员工。没有我的指令,谁敢开除他?!”

  苏凡暗自笑了笑,看来自己这老婆还挺护短的。

  这一番话,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顿时让得富天阳脸面全无!

  林嫣然在盛富集团的少东家和一个司机中,居然选择了后者!

  这意味着什么?

  堂堂盛富集团的少东家,居然不如一个毛头司机?

  “林嫣然,你确定因为一个司机跟我翻脸?难道,你跟这司机有一腿不成?”

  虽然富天阳一直追求林嫣然,但也不过是觊觎她的美貌而已。如今让他折了这么大一个面子,他自然要找回场子。

  “你……你说话放尊重点!”

  女孩子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名声,何况是掌管这么大一个公司的总裁林嫣然?

  富天阳再度冷笑一声:“难道不是么?这个司机我以前可从没见过,想必你的员工们也不认识吧?想不到堂堂高冷总裁,不过是装出来的而已,背地里也是个偷男人小X妇!”

  由于富天阳追求林嫣然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所以对倾城国际的员工多少认识一些,而苏凡却是第一次见。

  倾城国际的员工们闻言,除了对苏凡更为好奇以外,更是对富天阳投去愤怒了眼神,不少人都低声骂了起来。自家总裁做人做事向来严谨,怎么可能是他所说的这种人?

  原来他风度翩翩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现在就原形毕露了。

  “阳大少,你是不是属陀螺的?”就在林嫣然气的嘴唇泛白,全身发抖之际,苏凡那不咸不淡的声音再起响起。

  “小杂种,你说什么呢?”富天阳鄙夷的瞥了一眼苏凡,不解道。

  “这陀螺啊,它就是找抽!”

  语落的瞬间,只见苏凡身影一遁,瞬间出现在了富天阳面前,直接就是一脚踹在了他的肚皮上。

  所有人包括林嫣然,都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呆了!

  这小青年不仅丢了阳大少的花,还对他又骂又打,难道他不知道盛富集团在松州有多么强的势力么?

  “啊!小杂种,你敢打我!!”

  倒飞出七八米远的富天阳,感觉五脏六腑都差点位移,哇的吐出一口黄胆水,不可置信的怒视着苏凡道。

  “打你?”

  苏凡哼了一声,悠悠走到富天阳面前,冷笑道:“小畜生,你爹没告诉过你打是亲,骂是爱吗?”

  富天阳双目通红,狰狞道:“我爹只告诉我,谁敢动我,就要百倍偿还回去!”

  这时,林嫣然遣散了自己的员工,走到苏凡跟前小声道:“算了吧,盛富集团背后有黑色背景。要是得罪太深,恐怕会有危险。”

  苏凡笑了笑,俯首在林嫣然耳边,轻语道:“亲亲老婆,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林嫣然嗔怪的瞪了苏凡一眼,这混蛋不贫嘴能死?知不知道现在惹上大麻烦了?

  “小杂种,你给我等着!老子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这时,富天阳爬起身叫嚣了几句就准备跑路。虽然他嚣张跋扈,但他也知道自己就是个战五渣。没有带打手的情况下,不可能是苏凡的对手。

  “我让你走了?”

  可苏凡却是一手抓住他的肩膀,直接把他拽了回来,又是一巴掌呼了过去,淡声道:“给嫣然道歉。”

  林嫣然一怔,心中不禁没来由的生出一种安全感。没想到这小子打富天阳,是要给自己出气。

  富天阳被一巴掌扇的半边脸肿起老高,对苏凡是又怒又怕,可让他大庭广众之下道歉,那得多丢面子?

  可不等他犹豫,苏凡反手又是一巴掌呼了过去,“迟疑一秒,一个巴掌。”

  “一,啪!”

  “二,啪!”

  “三,啪!”

  ……

  “别打了!我道歉!我道歉!!”

  才短短十几秒钟,富天阳一张脸已经被扇成了猪头。他终于是不敢再嘴硬,只得放下面子服软。

  “对不起。”富天阳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到林嫣然跟前,一脸死了没埋的表情说道。

  “这态度不够诚恳啊,还是跪下道歉吧?”苏凡淡声道。

  富天阳顿时怒道:“小杂种,你不要得寸进……”

  “啪!啪!啪!”

  话音未落,苏凡二话不说又是一个三连击,直接把富天阳扇的跪了下去。

  “林大总裁,对不起!请您让您的司机放过我吧!”

  富天阳是万万没想到,在松州嚣张跋扈惯了的他,居然会栽在一个司机手里。

  “滚吧!”

  不等林嫣然说话,苏凡飞起又是一脚,直接把富天阳给踹出去十几米远。

  富天阳顾不上疼痛,爬起来后对苏凡投来一个怨毒的眼神,十分狼狈的逃出苏凡的视线后,立即拨通了一个电话……

  “富天阳他是出了名的瑕疵必报,你往后小心一点,不要出什么事。”林嫣然一改之前对苏凡的厌恶,破天荒的轻声提醒道。

  苏凡一脸云淡风轻的模样,笑道:“亲亲老婆放心,我都还没来得及跟你洞房,又怎么舍得出事,让你守寡呢?”

  “你混蛋!”林嫣然跺了跺脚,刚准备进公司,她的秘书赵倩就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总裁,出事了!股东们开始闹事了!”

  林嫣然神色一凛,赶忙迈着碎步朝办公室跑去。赵倩本来紧跟其后,却被苏凡给拉住了。

  “秘书小美女,可否跟我说下事情的始末,股东们为何闹事?”苏凡问道。

  赵倩微微一怔,这个帅帅的小青年是谁啊?怎么一次都没看见过呢?不过看他是和总裁一起来的,想必是总裁的得力助手。

  “是这样的,我们公司本来在和盛富集团合作,前期已经投入了大量资金。可刚才盛富集团老总,富天龙却突然打电话说终止合作,但我们投的资金又拒不归还。现在股东们集体发难,要总裁卖掉自己股份,来填补这些资金空缺。”

  苏凡冷笑一声,“然后那些股东们就会乘机买了嫣然的股份,借此削弱她的股份权和话语权,真是好高明的手段啊。”

  赵倩无奈的点了点头。

  苏凡心中冷笑,虽然知道富天阳会报复,可没想到会这么快。不过既然他要玩,那就陪他好好玩玩!

  “那是不是,只要把那一笔投出去的款项收回来,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阅读指引:由于版权原因,请打开微信搜一搜,搜索作者授权微信公众号“祥云书漫”,回复书名即可继续阅读


我的傲娇总裁老婆.png



友情链接:

言情小说吧唯一官方网站。言吧提供古言、现言、原创、玄幻、都市、言情、娱乐、种田、科幻、悬疑、灵异、穿越、重生、宠文等小说,最新全本免费手机小说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