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萌宝:总裁爹地超给力 / 天价萌宝:总裁爹地超给力

10727
发表时间:2019-04-11 12:00作者:谨羽



第一章.png



黑暗中男人的薄唇吻着女人的柔软唇瓣,一个吻将所有的迷情点燃……

突然响起的闹钟铃声惊醒了沉睡中的夏小冉。

她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刚才的梦好真实,最近一连两个月总是做相同的梦,她确定一点梦里的男人不是她的男朋友,醒醒神她掀开被子下床,洗漱完毕下楼用早餐。

一家人坐在餐厅用早餐。

“呕。”

夏小冉闻到早餐的味道突然胃里一阵翻搅,她推开椅子跑进楼下的洗手间呕吐了很久。

没道理啊,她一向肠胃很好,也没有吃坏肚子,怎么会呕吐呢?最重要的一点,她才二十岁,和男朋友谈了一年恋爱,可是他们的程度只限于牵手。

夏小蔷看了一眼夏文灏和刘雅芳,“爸爸,妈妈,姐姐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不可能。”夏小冉从洗手间出来,听到妹妹的的猜测,她一口否决。

刘雅芳皱着黛眉,她关心的目光望着夏小冉,“如果反胃恶心的话,除了肠胃不舒服,剩下的就是怀孕这个可能了,你的生理期上个月有来吗?”

夏小冉听着她的话,心里暗暗思量,上个月的大姨妈果然没来,她没有和别人上过床,以为是学习太累,根本没多想。

“姐姐,我就说嘛,你肯定是怀孕了。”

夏小蔷咬了一口土司不服气的冷哼一声。

夏小冉见他们对她说的话充满了疑惑,她索性下了个决定,“好,你们既然不相信我,那我验孕。”

她要佣人出去买验孕棒,验完就能知道结果,省得大家在这里胡乱猜测。

同时夏小蔷拿出手机给夏小冉的现任男朋友——顾凯发了一条微信信息。

【凯哥,计划成功了,你快点过来。】

佣人买来验孕棒,夏小冉接过验孕棒进了洗手间,没多久验完后一脸煞白的站在镜子,验孕棒上出现了两条杠,事实证明她怀孕了,可是孩子的爸爸是谁?这些她一概不知道。

等着看好戏的夏小蔷忍不住敲了敲洗手间紧闭的门,“姐姐,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夏小冉见无处可逃,选择打开了门,她下意识的想将验孕棒藏起来,却被夏小蔷眼尖的发现,然后用力的一把抢走。

“小蔷,把验孕棒还给我。”她想去夺回被妹妹抢走的验孕棒结果没抢到。

“爸爸,妈妈,姐姐怀了野种,你们快看。”

夏小蔷拿着验孕棒跑进客厅大肆宣扬。

夏小冉无助的走进客厅,她看到男朋友顾凯也在场,心情一片凌乱。

“小冉,你怎么对得起我呢?我把你当成宝贝一样捧在手掌心里,没想到你竟然做出对不起我的事。”顾凯伤心的目光看着心情彷徨的夏小冉。

明明心中有千言万语,她却陷入了百口莫辩的僵局。

“顾凯,你听我解释,这件事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许是验孕棒有问题也说不定。”

她真的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和别的男人发生过关系。

只能说这怀孕怀的实在是莫名其妙。

“叔叔,阿姨,我和小冉清清白白,谈恋爱也仅限于牵手,现在她怀了别人的野种,我顾家在A城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桩订婚我会和我爸妈说清楚,到时候让顾家派人过来宣布取消。”

一旁的夏小蔷听到顾凯当着双亲的面说要和夏小冉取消婚礼,她暗暗开心。

顾凯的话深深地刺痛了夏小冉的心,她出了事,他不是陪着她去找真相,而是立刻和她撇清关系。

他不但不安慰她,也不去查找事情的原因,反而当着双亲的面急着和她解除婚约婚姻。

多么讽刺的男朋友,到头来他想的只有他和顾家的面子而已。

“顾凯,你确定要这么做吗?”夏小冉问道,眼神里透着绝望,“难道你不相信我的人品吗?”

她真的没有和别的男人……

夏小蔷走到夏小冉面前站定,冷声笑道,“我的好姐姐你可真搞笑,这珠胎暗结还要凯哥怎么相信你呢?平日里装出一副乖乖女的样子,没想到你背地里竟然是个随便的人,简直丢尽我们夏家的脸。”

夏文灏坐在沙发上气的发抖,抓起烟灰缸往夏小冉身上砸去,不偏不倚烟灰缸擦过她的额角,血顿时流出来。

“老公,孩子还小,你慢慢教。”刘雅芳按住夏文灏的手,语气柔软似撒娇。

“爸爸,怎么连你也不相信我?”夏小冉的眼眸变得黯淡无神,失望的目光紧盯着对面的夏文灏。

他气急败坏的甩开刘雅芳的手,“都是你宠坏的,宠的她厚颜无耻,败坏家风,现在可好还闹出了丑闻。”

刘雅芳双唇嗫嚅着没敢吱声,垂下头的刹那间唇角浮现若有似无的笑。

“这孽种必须要打掉,否则你永远别踏入夏家大门一步。”

夏文灏气得颤抖,厉声吼道。

刘雅芳走到夏小冉身旁,“小冉,妈觉得当务之急应该先去一趟医院,然后确定事情是否属实,如果不是真的,那么你和顾凯的订婚仍然不能取消,这件事妈会给你做主的,假如你检查出来肚子里真的有孩子,那么我们另作打算,你看这样可好?”

夏小蔷生气的站在夏文灏身边,拉着他的手臂撒娇。

“爸爸,你看看妈妈把姐姐给宠的无法无天,怀孕也就算了,现在连孩子的爸爸是谁都不知道,这传出去你的脸,妈妈的脸往哪里搁呢?”她在一旁煽风点火想看夏小冉的笑话。

顾凯坐在沙发上虽然模样看上去很生气,可是他一点也不着急即将要与夏小冉取消订婚一事。

夏小冉垂着头咬咬唇,她困难的做出一个决定。

“好,我听你们的去医院做个检查,确定怀孕的真假。”她答应了刘雅芳的提议。

夏小蔷见她傻傻的同意了,对顾凯投去一个目光,两人相视一笑。

她真的没有印象,这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如何怀上的。



第二章.png



夏小冉从医院的妇产科检查室走出来,刘雅芳赶紧迎上前,“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妈,我们先回家好吗?”

她不想怀孕的事被渲染的沸沸扬扬。

“好,我们先回家。”刘雅芳说道。

他们进了电梯,刘雅芳给夏小蔷按了一通电话,母女俩互相通气。

乘着电梯下楼的夏小冉不知道医院外面有惊天动地的大事在等待着她。

母女俩踏出电梯来到医院外面,记者一窝蜂的涌上来。

“夏小姐,听说你还是个大学生,二十岁就怀孕了这件事学校还不知道吧?”

“夏小姐,听说你抢走了原本属于妹妹的未婚夫,现在你又怀了别人的孩子,请问你的私生活一直这么糜烂吗?”

“夏小姐,对于顾家要和你解除婚约关系你怎么看?”

记者高举着镁光灯和麦克风在等夏小冉的回答。

她整个人头晕脑胀,脚步虚浮,被他们你推我搡,她快要缺氧窒息晕倒。

“你这个该死的贱女人,让我儿子戴了一顶绿帽,今天我非泼醒你不可。”人群里突然有人大吼一声,记者纷纷让出一条道。

“哗啦。”

一桶冷水泼到夏小冉身上,她浑身湿个透彻。

刘雅芳掏出手帕擦着夏小冉脸上的水,“小冉,你怎么样?你可别吓妈。”

她推开刘雅芳的手,在一桶冷水之后她彻底清醒了。

所有的事发生的太奇怪了,他们好像事先有预谋似的。

她莫名其妙的怀孕再到来医院做检查,眼前出现的记者口口声声的指责她,让她臭名远扬,这一切是人为的。

到底是谁,是谁要陷害她,针对她?

刘雅芳站在一旁,她没有去劝夏小冉。

夏小冉一步步往前走,他也不知道是怎么走回家的,回到家发现佣人并不在,她隐约听到二楼的方向传来一些暧昧的声音。

“凯哥,人家还小,你不能这么做。”

“怕什么,要是你早点怀孕,我妈就能当个年轻的奶奶。”

她站在走廊上,听到夏小蔷的卧室里传来顾凯的声音。

原来如此。

原来搞鬼的是他们俩。

“凯哥,你要快点,我妈妈刚才给我打电话说夏小冉从医院离开了,没有追上她的脚步。”

“宝贝,你别夹的太紧,放松点,不然我根本进不去,等到我们结了婚,再把她妈妈留给她的遗传夺过来,到时候我们就是最年轻的富一代了。”

“讨厌,凯哥你好猴急哦,不过这句富一代我喜欢听。”

“不急怎么能让你马上当妈呢?放心吧!有你妈妈当我们的参谋,夺取夏小冉手里的遗产计划只会成功不会失败。”

夏小冉再也听不下去他们之间的龌蹉对话,她往走廊的另一端走去,进了自己的卧室,拿走了放在抽屉里的护照,身份证以及一本存折,暂时她把手机调成了静音。

趁着家里没有人回来之前,她得快速离开,否则一切就晚了。

收拾好零碎的小东西,她轻手轻脚的下楼,夏小蔷和顾凯还在卧室里激烈的翻云覆雨中,根本不知道她的回来。

夏小冉打车离开生活了二十年的夏家。

这个家,她迟早还会回来的。


六年后,上海浦东机场。

“冉冉,刚才我看到一个帅哥一直在偷偷地看你哦。”

坐在行李推车上的小男孩转过头望着夏小冉说道。

他就是当年她肚子里莫名其妙出现的小豆丁——夏天曜小朋友。

“宝宝,你不去看别人又怎么知道别人在看你呢?”她嗓音温柔的和儿子做着交流。

夏天曜不依的嘟着小嘴巴,双手抱臂,傲娇的甩了一下小脑袋,“因为我喜欢冉冉啊,所以会密切注意着周围的动静,所有男性皆是我情敌。”

夏小冉被儿子的占有欲给逗笑了。

“你小小年纪这么霸道真的好吗?”

“我才不是小小年纪呢!我是男子汉大丈夫,保护女冉冉是我应该做的份内事。”

他立刻向夏小冉发出抗议声。

她望着儿子始终保持微笑,继续推着行李车向前走。

六年前她离开了生活二十年的夏家出国留学,六年来与夏家斩断了一切联系,但是时常密切注意着国内的他们。

这个伤心地她以为永远不会再回来,这次回来,她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保住妈妈给她的遗产,绝对不能便宜了刘雅芳和夏小蔷。

“冉冉,我想嘘嘘。”夏天曜小小声的说道。

夏小冉听到儿子说尿急,她赶紧刹住推车,绕到前面抱着他下车。

“我带你进去。”她要他自己向前走,她推推车进厕所。

夏天曜抬着头,小手往上面的指示标指了指,“不要了吧!这里是男厕所耶!你进去的话,岂不是会把其他的哥哥和叔叔看光光?”

她单手扶额,儿子生养在国外,说话方式比国内的小朋友可能要开放一些,但意思上非常纯洁。

“现在有很多拐卖儿童的罪犯,我要是不把你盯紧一点,你要是丢了我会哭瞎的。”

“那不可能,我不把他们卖掉就不错了,他们还敢打我的主意,不存在。”

夏天曜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自信的说道。

他说话时两条小腿夹在一起不安的扭动着,皱着颜色浅淡的小剑眉,憋尿的模样要笑死夏小冉。

“怎么办怎么办,我要尿出来了啦!”他急得团团转,然后极速往里面冲进去,“妈妈,你喊我,我要是不和你说话就是被人抱走啦!”

夏小冉眼角抽搐。

这混小子说风就是雨跑的真快。

“夏天曜,你不要弄湿裤子,不然我不会给你换的。”

她推着行李车站在男厕外面和儿子说话,引来了很多男性的注目,尴尬的令她很快低下头。

这时候他要是有爸爸的话那该有多好。

“冉冉,洗手的水龙头太高了,我洗不了手。”夏天曜扯着嗓门在里面喊道。

突然,他衣领一紧,被人拎起来,下一秒就洗到了手,那人一句话也没有说。

等到夏天曜想要道谢时,他被放到地上,那人彻底走远。

哇!好有气场的男人,比起我来就差了那么一点点呢!

他在心里暗暗的想着。

男人戴着墨镜从洗手间出来,与夏小冉擦肩而过。



第三章.png



“夏天曜,你为什么不说话了?”夏小冉在洗手间外面继续喊儿子。

“没事啦!我刚才在洗手,一位叔叔帮我的。”

他从洗手间走出来,手里拿着擦手纸正在擦着小手。

夏小冉蹲下身正视眼前的夏天曜,顺便帮他整理裤管,发现没有打湿,她才算放心。

“动作快一点,你干妈估计等着急了。”

她柔软的指尖轻点着儿子的鼻尖。

“哦,那我们快点快点,一会儿我要让干妈请客吃哈根达斯。”

他咂咂小嘴巴,心里只想着好吃的。

夏小冉抱起儿子,继续让他坐在行李箱上面,她推着推车往前行走。

当他们出了机场,远远地看到有位妙龄女子站在那里。

她就是夏小冉的好朋友——叶雪绒。

“干妈,我在这里。”夏天曜挥舞着旁白的藕臂,软糯的嗓音突兀的响起。

叶雪绒朝着夏小冉走过来,她抱起了坐在行李箱上面的小宝贝。

“哎呦,想起干妈了,我看看你有没有变瘦。”叶雪绒在他的脸庞上亲了亲,疼爱的不得了,“很好,没有变瘦。”

夏小冉在一旁干瞪眼,“我拜托你,好歹我也是他的亲妈,听上去我好像会虐待亲儿子似的。”

夏天曜趴在叶雪绒的肩头,笑嘻嘻的望着夏小冉。

“干妈,你说要帮我妈妈介绍一份工作,有着落了没?”他一本正经地问道。

夏小冉被儿子给逗笑了,他是多担心她会饿到他呢?

“工作的事包在干妈身上,已经妥妥当当的安排好了。”

夏小冉感到头痛不已,她没好气的翻了翻眼睛,“雪绒,我答应了学长会去他的公司帮忙,你怎么没有经过我同意就和小曜偷偷密谋呢?”

夏天曜不是很明白她的想法,他嘟着小嘴巴问道,“冉冉,做人要有上进心,听说那家公司的总裁年轻有为,没有女朋友,没有未婚妻,最关键的是全球福布斯排行榜NO。1。”

给她挑选老公当然要选一个全优人才,能够成为他爸爸的男人必须是宇宙超级无敌霹雳优秀的,否则,他才不要接受呢!

她做人也可以说是很失败了,婚姻问题竟然要一个年仅六岁的儿子来操心,这妈妈当的也算是很没面子了。

“小曜,你和你干妈联合起来先斩后奏,妈妈可是会生气的。”

夏小冉伸出手捏了捏儿子的脸庞,他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庞让她着迷。

虽然不知道六年前让她怀孕的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可是从儿子的相貌和谈吐,她多少能够确定一点,对方绝对不是个普通人物。

“妈妈,你不如先去应聘,万一应聘没戏的话,那再去邵叔叔的公司上班也不迟呀!”夏天曜举一反三的说道,一点也不肯让夏小冉放过好机会。

叶雪绒抱着他,又看着眼前的好友,“哎呀,不要站在这里聊天,先带曜宝贝去吃点东西,你经得住饿,他还小,根本经不住。”

她的话及时打断了夏小冉母子俩,三人很快离开机场,机场的另外一端,一位年迈的老爷子拄着手杖。

那个小男孩好像他孙子小时候的模样,可以说丝毫不差。

假如,他的孙子当年肯结婚的话,说不定孩子也有这般大了。

“爷爷,你在看什么?”盛骞野走到盛一德声旁站定。

他摆摆手,摇了摇头,“我看到一个小男孩,长得和你小时候一模一样。”

闻言,盛骞野拧着剑眉,不悦的说道,“爷爷,我暂时不想结婚,先以事业为重。”

“行吧行吧!你就搂着你的福布斯一起孤独到老吧!”

盛一德讽刺孙子不重视婚姻大事,一心只想当个工作狂。

盛骞野扶着他走出机场,并没有解释一句什么。

“老爷,少爷。”司机恭敬的向他们低了低头。

来接他们的一共是三辆车,一共是他们共乘,后面两辆是保镖。

每次盛骞野出行保镖如林。

夏天曜坐在车里,他趴在车窗上,车子从盛骞野的身旁驶过,他大声喊道,“妈妈,是洗手间里的那位叔叔。”

夏小冉往儿子说的方向探头一望,蹙着黛眉问道,“什么洗手间里的叔叔,你在洗手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担心儿子会遭到毒手。

“水龙头太高了,我无法洗手,是刚才那位叔叔抱我的。”夏天有软糯的嗓音解释道。

“原来如此。”

她这才明白儿子的意思。

叶雪绒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小冉,你就认命吧!说不定你的真命天子就是本市。”

“耶!干妈说的没错。”

夏天有开心的欢呼着。

夏小冉的手轻拍着儿子的小脑袋,低眸望着他清澈的眼睛,“小曜,你就这么着急想把妈妈嫁掉吗?”

“趁着年轻赶紧下手,否则就人老珠黄了。”

他双手抱臂,严肃的像个大家长似的说道。

她感到挫败,这儿子很多时候特别难缠。

叶雪绒带着他们前往一栋宅子,夏天曜探头探脑的往车外张望着,扯开刚推开,他立刻跑下车。

“小曜,不许乱跑。”

“没事啦!这里是我表哥家,何况,他今天应该不会过来。”叶雪绒不确定的说道。

她来也是想碰碰运气。

夏天曜跑进楼下的一间书房,然后看到书桌上摆放着一只相框,他赶紧掏出藏在小西装口袋里的手机,打开手机的相册,再看一眼桌面上的相框。

“咦,为什么我会跑到这张照片里面呢?”

他伸出手抓抓头,急的不得了。

难道,相框里的小男孩是他的兄弟?没道理呀!妈妈说只有他一个儿子呢!

“小朋友,你在这里干什么呢?”盛一德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他低头望着夏天曜拿在手上的手机,“这……你这照片是……”

夏天曜赶紧做出解释,“老爷爷,你告诉我,这相框里的人是我吗?”

桌面上相框里的人是他的孙子盛骞野,可不是夏天曜。

“不是,他是我的孙子,不过,你手机上的照片是你本人对吗?”盛一德充满耐性的问道。

他点点头,面朝盛一德而立,“是呀!手机上是我本人呀!可是为什么我和相框里的小孩子长得一模一样呢?”

盛一德和夏天曜正在说话时,盛骞野朝着他们走来。


阅读指引:由于版权原因,请打开微信搜一搜,搜索作者授权微信公众号“祥云书漫”,回复书名即可继续阅读

天价萌宝:总裁爹地超给力.png


友情链接:

言情小说吧唯一官方网站。言吧提供古言、现言、原创、玄幻、都市、言情、娱乐、种田、科幻、悬疑、灵异、穿越、重生、宠文等小说,最新全本免费手机小说阅读推荐